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学院概况 师资队伍 人才培养 学术研究 党群工作 学生工作 新闻资讯 校友工作 图书分馆 规章制度 信息公开 下载中心 English Version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合作交流  >  正文
国际哲学联合会主席莫兰教授应邀访问武汉大学
点击:     发布时间:2016-12-21

2016年12月11日至16日,莫兰(Dermot Moran)教授应邀访问武汉大学,受聘为武汉大学荣誉教授,并为师生作专题学术报告。这是他第三次访问武汉大学。莫兰教授是国际哲学联合会主席、爱尔兰皇家科学院院士、都柏林大学哲学讲席教授、著名现象学家、《国际哲学研究期刊》创立者和主编。他于12日做客哲学学院纪念哲学学科重建60周年系列讲座,讲授梅洛﹒庞蒂的现象学,于15日第二次做客珞珈讲坛,讨论亚里斯多德的哲学,以此纪念亚里斯多德诞辰2400周年。

受聘为武汉大学荣誉教授

12月15日下午4:30,莫兰教授受聘武汉大学荣誉教授聘书仪式举行。冯友梅常务副校长代表武汉大学接见了莫兰教授,并向莫兰教授授予武汉大学荣誉教授聘书。参加会见的有哲学学院党委书记陈祖亮、院长吴根友、副院长郝长墀,校人事部副部长边金鸾、国际交流部副部长李晓述等。莫兰教授表示,非常荣幸成为武汉大学的一员,他将为武汉大学哲学学院的国际化和学术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做客哲学学院纪念哲学学科重建60周年学术讲座

12月12日晚,莫兰教授在哲学学院小报告厅作讲座,与哲学学院师生一起探讨梅洛﹒庞蒂的哲学。讲座开始前,哲学学院副院长郝长墀教授对莫兰教授作了简单的介绍。

莫兰教授先介绍了梅洛﹒庞蒂的生平,包括他的学习经历、家庭环境以及他和萨特与波伏娃的关系。梅洛﹒庞蒂和萨特是非常好的朋友,他们一起创办了名为Temps Modernes的报纸。

接着,莫兰教授介绍了梅洛﹒庞蒂的著作,包括《知觉现象学》、《行为的结构》以及未完成的遗作《可见与不可见》等。莫兰教授认为梅洛﹒庞蒂的思想非常有影响力。他对行为主义的批判比心理学对行为主义的批判早了很多年,并且对心理学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他对行为主义的批判主要集中在他对行为主义的“刺激-反映”模式的解构。他认为我们对刺激的认识不可能是完全客观的。因为我们已经对我们所接收到的讯息进行了解释和转化。他强调,我们总是无时无刻不在赋予我们的经验以含义。

《知觉现象学》最主要的内容就是重建我们感知的世界。他认为我们要学会用孩子的眼光看这个世界,对一切事物感到惊奇。他试图打破我们的自然主义思维方式,即优先以概念的方式看这个世界。他认为,我们要不断悬置我们对外界事物的理论理解,试图让事物自身显现自身。这样我们会发现,自然向我们显现的是非常丰富的,甚至是压倒性的。他认为绘画就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他非常重视绘画的原因。

最后,莫兰教授系统地为我们介绍了梅洛﹒庞蒂关于“身体”的理论。梅洛﹒庞蒂认为我们的身体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是先于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概念认知。他举了一个婴儿的例子。婴儿很早就知道如何喝水,怎么吃饭等,之后他才对水和食物有概念上的认知。梅洛﹒庞蒂认为我们的身体不是一个物体,而是自身是可感知的。当我们用手指触摸某个东西时,我们的手在触摸中感知了对象的存在,也因为对象对我们的手的作用,我们意识到我们是触摸者。我们和这个世界的关系不是对立的,而是我们通过感知进入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变成活生生的世界。此外,我们的身体不是自然物种,而是历史的观念。梅洛﹒庞蒂的这个看法深深地影响了也启发了哲学上对性别的讨论。

随后,在座的师生与莫兰教授进行了交流和讨论。

做客武汉大学第158期珞珈讲坛

12月15日,莫兰教授在老图书馆为师生作了题为Aristotle’s Philosophy: 2400 Years after His Birth的报告。这是莫兰教授第二次做客珞珈讲坛。哲学学院副院长郝长墀教授主持了讲坛。在讲座前,武汉大学党委副书记骆郁廷为莫兰教授颁发了讲坛纪念证书。讲坛由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和哲学学院共同举办,人文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马淑杰、副处长陈东明等参加了讲坛活动。

莫兰教授的报告主要分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叙述亚里斯多德在历史上的地位,第二个部分是介绍亚里斯多德的家庭和生平,第三个部分是介绍亚里斯多德的思想。

莫兰教授说,今年是亚里斯多德诞辰2400周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把2016年定为亚里斯多德年。中西方的交流很早就开始了,在唐太宗李世民时期,就有西方的传教士来到中国。在明朝的时候,最为我们所熟知的有利玛窦、鲁穆国和傅泛际等。他们引入并翻译了很多亚里斯多德的著作。在中世纪,对托马斯·阿奎那和其他人来说,把哲学家的称号单独用于称呼亚里士多德,足见亚里士多德对于他们的重要性。海德格尔曾经在讲授亚里斯多德哲学课程上这样描述亚里斯多德:“他曾经出生,他曾活着,他死了。”对海德格尔来说,唯一重要的是亚里斯多德的作品,而不是他的人生。莫兰教授认为亚里斯多德的人生也同样精彩,值得大家关注。

亚里斯多德出生在斯塔基拉,父亲是名医生。年幼丧父的他在17岁时在继父的安排下,跟随柏拉图学习了20年的哲学。之后,他在雅典建立了自己的学园,并经营了13年。亚里斯多德生活的年代动荡不安,他曾因为一些政治原因,两次离开雅典。尽管有关亚里斯多德家庭的文献并不多,但从他的遗嘱可以看出亚里斯多德对他的子女的爱和他对奴隶的看法。亚里斯多德希望他的子女们在适当的情况下释放他们的奴隶,并给予适合的报酬。他认为和奴隶最好的关系是和他们成为朋友。奴隶主有责任为奴隶提供安全保障和健康。这些观点显然是超越了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的。

亚里斯多德非常博学,他开创了众多领域,并且主导这些领域长达两千多年。他建立的逻辑学,直到康德为止,人们都认为亚里士多德的逻辑学没有办法再改进了。他写的心理学一直都没有被超越,直到19世纪的布伦塔诺和其他哲学家。他写的关于悲剧的论文直到现在还是我们理解那种艺术形式的重要文献。他还讨论物理学、天文学、伦理学和政治学。不仅如此,他对动物非常有研究。他在他的论文里讨论了至少500中不同物种的动物。比如,他对大象的研究,他通过细致的观察发现大象没有胆囊。这个观点还被盖伦批评过。最后,通过对大象的解剖,人们发现亚里斯多德是对的,大象真的没有胆囊。莫兰认为,亚里斯多德关于友谊、德性和实践理性的讨论,可以和孔子的“仁”相提并论。亚里斯多德和孔子都非常重视教育对德性培养的作用,而且也非常重视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

在这次讲座中,莫兰教授全方位地向我们介绍了亚里斯多德和他的思想,让我们对亚里斯多德有了更深入的理解。讲座结束后,现场两百多名师生报以热烈的掌声,并且踊跃提问。莫兰教授也认真地一一予以回答。

莫兰教授还与哲学学院院长吴根友、副院长郝长墀就合作问题进行了详细的探讨,并就未来可能的合作事宜达成了初步意见。莫兰教授还与哲学学院的部分教师进行了交谈,特别是与白玺(Besch)等进行了交流,对学院的国际化办学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彭丽)

地址:中国 武汉 珞珈山 邮编:430072 版权所有 © 2013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 技术支持: 思古科技 教师登陆 旧版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