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报道  >  正文

佛教如何回应现代性?——何燕生教授回校讲授近代“大乘佛教”概念的形成及其背景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5-24

本网讯(通讯员:李程鹏)我院于5月18日至19日举办了“世界历史与世界哲学——比较哲学的时代与方向”的学术研讨会,同时举行了一场哲学主题对谈和两场学术报告。作为学术报告之一,2019年5月19日晚,我校“珞珈学者讲座教授”、日本郡山女子大学宗教学专职教授何燕生应邀于振华楼哲学学院B214会议室举行了以“近代‘大乘佛教’概念的形成与背景”为题的学术报告。

近年来,何教授关注文化观念、哲学概念的生成与演变。去年回校讲述“武士道”言说在近代日本的形成与演变。何教授延续这一学术兴趣,此次将目光聚焦在“大乘佛教”概念上,具体以日本释宗演、铃木大拙和中国梁启超、太虚等人的相关言说作为考察对象,探讨这一概念在近代东亚的形成及其背后所展现的思想文化和地域立场。当天前来听讲座的除本校教师、学生外,还有来自校外的教师和学生50余人。讲座由哲学学院储昭华教授主持。

何教授首先指出,“大乘佛教”一词,最早由日本学者释宗演“发明”。虽然“大乘”与“小乘”的说法出现在大乘经典中,中国和日本在传统意义上也都使用“大乘”一词,但基本上意指“教理”和“实践”或者“学派“。然而,日本释宗演则进一步将“大乘”、“小乘”与历史、地理概念相结合,演绎为“北方=大乘佛教”,“南方=小乘佛教”。这一“大乘佛教”观念,实际上是为了回应西方近代重视巴利语系的佛教研究立场,以强调日本佛教的合法性存在,日本佛教是佛陀精神的继承,具有历史传承的性质。

何教授对这一背景进行介绍,认为1893年在芝加哥召开的世界宗教大会在东西方宗教、哲学互动交流上具有重要意义,有很多值得关注和研究的内容,而就是在这次会议上,释宗演及其弟子铃木大拙将以“大乘宗教”进行自我称谓的日本佛教推向了世界舞台。通过考察铃木大拙1940年的一篇文章,何教授指出,铃木赋予日本佛教以大乘精神和国际使命,实际上其背后同时也带有民族主义的论述倾向。

关于“大乘佛教”这一概念在近代演进的国际佛学研究背景,何教授首先介绍了近代西方佛教研究中的“东方学”立场。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学术界因巴利语佛典的蓬勃发展,以及受基督教神学研究的影响,南传巴利语系佛教被视为“纯佛教”,而北传“大乘佛教”被视为非正统佛教。铃木大拙英译《大乘起信论》,并于1907年出版《大乘佛教纲要》,在南传、北传佛教之外,提出“东方佛教”的说法,其目的,一方面为了回应西方佛教研究立场的偏见,另一方面将这一概念视为佛教发展的巅峰,而他所说的“东方佛教”,其实就是指日本佛教。

接着,何教授详细介绍了《大乘佛教纲要》的内涵,指出《纲要》的基本意蕴以《大乘起信论》译注的思想为纲骨,突出大乘系统中如来藏思想的法流,目的是为了回应西方佛教学所强调的南传系统,强调大乘佛教教义的优越性。欧洲佛教学学界认为,大乘经典晚出,是伪经。针对这些观点,包括铃木大拙在内的日本佛教学者,强调大乘佛教的宗教价值,用“大小二乘同源说”进行辩护。

面对现代性的冲击,明治末期的日本佛教笼罩在“边缘性焦虑”之中,他们试图跻身于中心话语之列,向西方输送“大乘佛教”优越观念。与此同时,这一“大乘佛教”立场也逐渐传输到中国。梁启超《佛学研究十八篇》,太虚《我怎样判摄一切佛法》《中国佛学》等,对“大乘佛教”都有重要论述,并成为一种“中国佛教”身份认同的依据。

何燕生教授还着重介绍了1924年太虚组织的庐山“世界佛教联合会”。以东京大学教授木村泰贤为首的日本代表团参加了此次会议,会议期间,日方学者举行了一系列以强调“大乘佛教”为内容的讲演,中日学者之间对此相互回应。何教授指出,木村泰贤在华期间阐述的“大乘佛教”具有浓重的日本立场,而且,1920年前后,“大乘佛教”概念,带有“联合”中国汉传佛教和蒙藏佛教的政治意图,为日本对华扩张政策的推进提供宗教文化层面的支持。

最后,何教授总结说,今天我们使用的“大乘佛教”概念,带有浓厚的现代性;其中,强调在家,批判出家,其实是近代日本佛教试图为日本佛教的在家主义倾向寻找“合法性”存在依据而注入的内容,其目的是推销日本佛教,因此,“大乘佛教”概念同时又带有浓厚的日本立场。然而,在这种背景下形成的“大乘佛教”概念,被我国所接受,成为梁启超、太虚等人关于“中国佛教”叙事及其身份认同的依据。

讲座结束后,主持人储昭华教授对何教授的讲座进行了精彩的点评。储教授认为,何教授以丰富的文献与史料,对“大乘佛教”概念的兴起及其背景做了非常细致的梳理,具有文化哲学、历史哲学甚至政治哲学的深刻含义,对在座的老师和同学们有很大的启发意义。同时还告诉在座的听众,何教授不仅在禅宗、佛教方面有很高的造诣,而且在日本文化、东亚文化方面也有很深的研究,借何教授回校讲学机会,多向何教授请教。

提问环节,在场师生就法身(The body of law)概念的英文翻译是否受柏格森影响、日本关于“大乘”“小乘”佛教的论述是否参考了中国历史上相关的文献论述、日本文化中的佛教形象演变、思想史研究特点、日本佛教戒律情况、日本佛教世俗化和太虚“人间佛教”的比较等问题进行提问,何教授一一解答,现场气氛十分活跃,讲座最后在热烈的掌声中拉下了帷幕。


(编辑:邓莉萍  审稿:刘义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