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学院概况 师资队伍 人才培养 学术研究 党群工作 学生工作 新闻资讯 校友工作 图书分馆 规章制度 信息公开 下载中心 English Version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书分馆  >  读者服务  >  正文
读者心语(6)
点击:     发布时间:2017-03-09

夜读蒲宁

                    

    午夜,小雨轻轻地敲着我的窗户,从虚无缥缈的网络里走出来,端着一杯香气四溢的茶走到书架前,顺手抽出一本书,俄国作家薄宁的文集。
  坐在沙发上慢慢地看着。
  看完了那篇描写日内瓦湖的散文《静》,我相信我就在那个有雾的早晨,陪着蒲宁和他的朋友画家库罗夫斯基一起漫步在日内瓦湖畔,而后又泛舟于湖上。
  “我们推开阳台门,秋晨的凉意扑面而来,使人陶然欲醉,由湖上升起的乳白色的雾霭,弥漫在大街小巷上。旭日虽然还是蒙蒙胧胧的,却已经朝气勃勃地在雾中放着光。”我看到雾霭中红色的秋阳,正在轻声地唤醒盖着轻纱,睡眼朦胧的少女般的城市。如同《莎士比亚戏剧》中多情的男主角深情地凝视着他温柔的情人一般。
  走在湖堤上,秋风将树木吹得萧瑟作响,雾尽了,太阳还清了日内瓦湖的本色,那时天空洁净如洗,湖水则呈现出难以言状的蔚蓝。湖面上飞翔的湖鸥,晨岚中的萨瓦山脉,睁着惺松睡眼的游船和船夫,那份安宁,那份静谥,使我们也差点融化在这琥珀般透明的空气中。
  泛舟湖上,作者以停住浆闭上眼来形容湖面的安静“静得那么深邃”,以汩汩的水声形容湖水的洁净,清澈。
  单凭这自然界的安静来作为主题,会显得有些呆板,于是作者加入了“深山某处的一口孤钟”所传来的一阵悠扬的钟声,它必须是孤钟,钟声是隐隐约约,若有若无地传来。钟声来自天际,钟声来自深山。感觉更象中国古诗词的意境,寂静的无以名状。
  “就拿这日内瓦湖来说吧,当年雪莱来过这儿,拜伦来过这儿……莫泊桑来过这儿……”正如我身边的那座闻名的黄鹤楼,崔颢在这里题过诗,李白在这里送过孟浩然,喧嚣是一时的,寂静亘古长存。
  那些如亲临的文字无须用力便能穿透我,造成不可思议的感觉,而正是这种感觉,震憾着我。使我留恋着那个有雾的日内瓦湖。
  蒲宁在俄罗斯文坛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193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抒情散文而闻名遐迩,他的散文能读到诗的韵律,歌的节奏,绘画的色彩,文笔严谨,语言隽永。更为重要是他没有单纯地描写自然,而是通过人物对话,使生活融入自然,给自然加入生命。这也是蒲宁散文的魅力所在。

                                     廖紫衣2008年秋)

地址:中国 武汉 珞珈山 邮编:430072 版权所有 © 2013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 技术支持: 思古科技 教师登陆 旧版入口